您所在的位置:金坊资讯>文化>“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国外”,近四十年过去,敦煌学回到中国了

“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国外”,近四十年过去,敦煌学回到中国了
发布日期:2019-11-17 09:56:54   浏览次数:2585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9年第38期《三联生活周刊》上。文章原标题为“敦煌石窟是敦煌研究的根源”,严禁私自翻印,违者必究。

记者/张云韵

敦煌研究院院长赵胜良(黄宇照片)

三联生活周刊:敦煌研究院的国际交流与合作尤为频繁。例如,敦煌研究院展览中心展出的“丝绸之路上的文化交流——吐蕃时期的艺术珍品”主要是与美国普利策艺术合作基金会的合作。另一个例子是日本时任总统段文杰和东京艺术大学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建立的人才培养交流项目。敦煌研究院的许多研究人员也在日本读书。虽然说“敦煌在中国,敦煌研究在国外”,敦煌文献却散落在国外。为什么各种外国组织都想与敦煌研究院合作,不仅愿意借藏书,还愿意帮助研究院培养人才?

赵胜良:原因有很多。最根本的原因是敦煌石窟价值巨大,内容无限。我们敦煌研究院也是保护和管理这些石窟的机构。国外学术机构和学者都知道这一点,与我们的良好关系有利于他们的研究。其次,敦煌研究院的一组专家正在做研究。外国学者来敦煌与我们交流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事实上,20世纪80年代初,当外国人说“敦煌在中国,敦煌研究在国外”时,那是因为中国刚刚经历了十年的“文化大革命”。他们不知道敦煌有这么一群学者在做研究。

转折点是20世纪80年代初中日合作出版了五卷《中国石窟——敦煌莫高窟》。按照计划,每卷将由我们研究所和日本学者的研究文章组成。当时,日本学者认为自己是权威和傲慢的,并很快递交了草案。比如中国学者后来交出了手稿,几位日本学者看到了这篇文章,要求修改自己的手稿,因为他们看到了我们研究的内容,觉得自己的说法不可靠。事实上,我们学院的这群学者在1949年以前就在这里了。经过几十年的研究,它们已经非常坚实了。从那时起,日本学者就知道这组敦煌研究院的学者非常强大。

日本对敦煌有一种崇拜。他们信奉佛教,也对佛教艺术感兴趣,尤其是时任东京艺术大学校长平山一国,他曾从奈良和裕寺复制壁画。后来,和裕二被火击中,那些壁画被损坏了。平山一国参观敦煌时,他觉得敦煌是日本壁画的源头。他非常了解敦煌的价值,所以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他每年都带一批东京艺术大学的学生去敦煌,并与当时的院长段文杰达成协议,将敦煌研究院的年轻人才送到日本进行培训。事实上,当时它只是口头上的,但实际上已经实施了。到目前为止,我们仍在派人去东京艺术大学学习。目前,敦煌研究院的一批关键成员都因为这个机会在日本学习。

不仅东京艺术大学,日本国家文化金融研究所和美国盖蒂保护研究所后来也与敦煌研究所合作。我们与盖蒂保护研究所的合作也始于20世纪80年代,至今已持续了30多年。继续合作的原因之一是我认为他们被敦煌专家的严肃和真诚所感动。尽管敦煌生活艰难,我们还是把对方所有的资金都花在了研究项目上。那些年,盖蒂保护研究所和中国其他世界遗产地也有合作,但没有一个像敦煌研究所那样持续了几十年。因此,如果只有石窟本身,没有范进士这样的学者牺牲一切留在敦煌做研究,可能就不会有那么多外国学术机构愿意与敦煌研究院合作。

数字技术印刷展示敦煌壁画(视觉中国绘画)

《三联生活周刊》:当你说“守”的时候,在石窟壁画数字化如此先进的时代,留在敦煌学习敦煌研究有什么好处?

赵胜良:敦煌研究的课题有两个方面。一个是藏经洞出土的敦煌文献,大部分被外国人带走,另一个是敦煌石窟。石窟的研究当然需要实地考察,佛经洞出土的大量文献也与敦煌石窟密切相关,所以即使是研究文献的外国学者也需要经常来敦煌。此外,敦煌研究涉及宗教、历史和民族学等多个学科,其中考古学和艺术是最重要的两个领域,对这两个领域的研究需要实地考察。如果我们只通过图画书来学习敦煌艺术,我们将不得不放弃原作,走到最后。因此,可以说敦煌石窟是敦煌研究的根源。我们把根留在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它将来会发展到哪里。有些领域的学者可能不会来敦煌学习,但如果他来敦煌,他可能会看得更清楚。

三联生活周刊:季羡林还说“敦煌在中国,敦煌研究在国外”。将近40年过去了。敦煌研究现在回到中国了吗?

赵胜良:今天的敦煌研究无疑是中国最好的,但我们现在想要的是做世界上的敦煌研究。过去,国外只有少数学者掌握敦煌资料进行研究。现在我们提供更多。我们也欢迎外国学者和学生到敦煌学习。现在越来越多来自美国、法国和英国的年轻大师和医生来到敦煌学习。我们希望他们成为专家后,能把敦煌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

三联生活周(Sanlian Life Week):20世纪90年代末,当全国各地的文化遗产和开发商被捆绑上市进行旅游开发时,时任国家主席范进士推动根据《中国遗产保护法》颁布实施《莫高窟保护条例》,让敦煌研究院和莫高窟保持相对独立。当时,她还提出了“数字敦煌”计划,以保存敦煌壁画的数字数据,并建立一个数字展示中心。这些决定很好地平衡了旅游业和自然保护研究之间的关系。目前,敦煌的旺季已经挤满了游客。该研究所有没有想过逐步减少游客数量,甚至逐步关闭一些石窟?就像法国拉斯科石窟的壁画一样,他们完全关闭了石窟,并在附近复制了一个石窟供游客参观。

赵胜良:当你谈到法国拉斯科洞穴的壁画时,事实上,世界上很多地方都采用了这种方法。例如,在日本发现的最古老的壁画,高松墓壁画,从发现之初就不打算开放,附近有一套壁画被完全复制供游客参观,而尸体被完全密封,并受到恒温恒湿技术的保护,这是国外的先例。其他世界文化遗产也将控制人口数量。例如,当我想写一篇关于日本园林的文章时,我计划去龟里宫,京都最著名的园林,以前是皇宫。我不知道情况,一大早就跑到桂林宫。结果,人们说预售票已经卖完了。我特地来日本看龟里宫。我该怎么办?后来,另一方说下午还有票。下午,我去了桂林宫,发现我们组只有30个人,早上30个人,下午30个人。只有这么少的人被允许参观。我不明白为什么。另一方告诉我,只有少数人能展示花园的宁静。

莫高窟高峰期的游客数量已经达到极限。根据中小型石窟的实际数据,莫高窟的最大日承载能力为6000人,所以只售出6000张门票。然而,游客太多,两万多人在门口排队,这是一个很大的差距。后来,我们采取了紧急措施,分别打开了四个大洞穴。这些洞穴的最大承载能力是每天12,000人。所以现在每天有6000张中小型洞穴的门票和12000张大型洞穴的门票,所以人数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控制。从去年到今年,每年夏天都有最多的游客,一张票很难买到。今年,由于门票的竞争,售票者之间也发生了争吵,所以我们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将来,莫高窟的游客数量不能再增加了。洞穴必须得到保护。我们必须保持这一底线,并在此基础上,通过数字手段给游客另一种体验,这样一些不能买票或进入敦煌洞穴的人就可以有一个体验敦煌艺术的地方。现在,数字显示中心已经存在好几年了。科技和媒体发展迅速。我希望我们将来会有新的方法来体现敦煌艺术。当然,如果游客避开高峰季节,在冬天来到莫高窟,他们就不会有难找的门票。

三联生活周刊:敦煌研究院的几位院长都专攻艺术,例如,段文杰从重庆国家艺术学院毕业后复制了大量壁画到敦煌。范进士从北京大学考古系毕业后,主持撰写莫高窟考古报告。王旭东的地质工程专业背景负责敦煌壁画和土遗址的保护。作为艺术史专家,你研究敦煌艺术,但这一领域似乎没有受到太多关注。为什么?

赵胜良:2003年,我在日本成城大学获得了艺术史博士学位,并准备回国。当时,“回归者”非常受欢迎。至少有两所著名的大学想让我当老师,但我最终决定回到敦煌。其中一个原因是,我发现范进士是一个伟大的院长,我很欣慰。另一个原因是我认为敦煌是中国进行艺术史研究的最好地方。

过去,中国传统艺术的历史是以各个时代的著名艺术家的作品为中心的,但是有一个尴尬的现象。当我们谈论各个时代的著名作品时,往往很难看到真正的作品。明清时期的作品很多,早期的作品很少。它们要么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要么散落在国外,真品和赝品之间经常有争议。例如,唐、五代、宋的作品都是抄袭的,而不是原作。唐代以前的艺术史更加空虚。随着中国考古学研究的发展,大量出土文物扩大了艺术史的范围。彩陶、青铜器、画砖、佛教雕塑和壁画等不知名艺术家的作品已经进入艺术史领域。然而,整合这两个体系的艺术史仍然是困难的。

自北魏以来,敦煌石窟经历了一千多年的发展历史。它们在每个时代都被不断地建造。现存时期作品的真实性不容置疑。因此,它形成了自己完整的艺术史体系。因此,我现在正在做敦煌石窟艺术史的专题,研究敦煌壁画和彩色雕塑,研究其风格特征,这尤其有助于我们了解南北朝至隋唐时期的艺术作品及其发展演变历史,从而填补中国艺术史研究的空白。2004年,我开始调查研究。我花了五年时间完成了敦煌石窟艺术史(十六国北朝卷)。这是隋朝的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将是唐朝。

三联生活周刊:所以范进士写的莫高窟考古报告和你的敦煌石窟艺术史至今都没有发表。

赵胜良:范进士20世纪60年代毕业于北京大学。北京大学考古学教授苏白送她去敦煌,通过敦煌探索洞窟考古领域。考古学中最重要的事情是写一份考古报告。也就是说,如果这个遗址将来不存在,我们可以通过考古报告的内容得到一个完整的遗址图片。过去,测绘是考古报告的重要组成部分,但苏白对范进士考古报告中测绘的准确性并不满意。后来,只有通过三维扫描技术,数据才变得更加准确。2011年,范进士和他的团队花了10年时间完成了莫高窟第266 ~ 275窟的考古报告。这是第一卷,这样的报告总共需要100卷。第二卷和第三卷都在写作过程中,第二卷可能在今年或明年完成正文部分。无论是考古报告还是敦煌石窟艺术史,进展都非常缓慢,因为学术著作需要时间反复研究,而且我们缺乏足够的研究者。毕竟,敦煌比大城市困难得多,收入条件也不好。我们需要的是受过高等教育和知识结构良好的人。

pk10注册送58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上海十一选五 搜狐彩票网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

© Copyright 2018-2019 1zitong.com 金坊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意见反馈 | 联系方式 | 原创投稿 | 网站地图 |